打工趣談
隨筆 打工五年間心得體會(huì )
發(fā)布日期:2009-11-28 閱讀次數:207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'content',16)">大

      再一次離開(kāi)了打工的崗位,并且沒(méi)有回頭。

但當我彷徨于街頭,為尋找工作而奔波的時(shí)候,我也不自禁地產(chǎn)生一陣陣懊喪和悔恨的情緒。

五年了,總是如此。按說(shuō)打工五年了,時(shí)間不算短,打工的經(jīng)驗也該總結了不少,但這五年來(lái),工作時(shí)續時(shí)輟,竟沒(méi)有一次的時(shí)長(cháng)超過(guò)半年!或因自覺(jué)適應不了工作而辭職;或因工作不能勝任被辭退;或因工作本身的時(shí)限……

    我的業(yè)務(wù)能力確實(shí)在不斷的進(jìn)步,從一開(kāi)始被周?chē)娜藫u頭否定,到如今被身邊的老板和同事稱(chēng)贊……但這似乎并沒(méi)有改變我不但更換工作的命運。事實(shí)上,我離職的原因倒不都在于業(yè)務(wù)水平的不足,而有一半以上是因為對人、事、環(huán)境的不能適應。我的性格中有致命的缺陷,使我成為打工一族中最不和諧的一個(gè)音符。

    當傍晚,一人獨自漫步于城市的街頭,眼前是川流不息的車(chē)輛與人群,抬頭是高渺茫遠的星空。一輪蒼白的月亮,月光如水銀泄地般投給我無(wú)盡的蒼涼。我想起了蒙古草原上被驅逐的狼群,我也仿佛是一只流浪于荒野無(wú)家可歸的野狼,獨自向著(zhù)空曠的山谷發(fā)出悲戾而無(wú)助的長(cháng)嗥。這不是我的世界。

    那么,真正適合于我的又是什么?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里,我當真找不到屬于我自己的定位嗎?

    我從每一次跌倒的地方艱難地爬起,偷偷掩飾著(zhù)遍體的傷痕。是人群摒棄我,或是我自己摒棄于人群之外?我無(wú)數次自問(wèn),并檢索著(zhù)自己性格中的致命傷,希圖彌補。無(wú)論如何,生活的基本條件是生存,只有首先保存了自己的生命,滿(mǎn)足最簡(jiǎn)單的生活所需,而后才能求得發(fā)展。我或許不是天才,但我自信有生活于這世界上不可替代的理由。

    魯迅說(shuō):不論愛(ài)什么,真理、異性、民族、飯……唯有執著(zhù)如怨鬼,糾纏如毒蛇, 我想我還不夠韌性,不夠堅忍。

    我將在不斷的自我反省中,吸取經(jīng)驗,超越自我,使自己更適宜于在這個(gè)時(shí)代中生存,并且發(fā)展。生存,是人的第一件事,發(fā)展,是必經(jīng)的過(guò)程,最終的目的,是實(shí)現自我存在的價(jià)值。

    只要內心深處的自己不被改變,不會(huì )被這個(gè)光怪陸離的社會(huì )所迷惑、所感染,依然保持著(zhù)內心純粹的、潔凈的真我,那么,生存下去的方法或許并不重要——當然,也必須有潔身自愛(ài)的限度。但如果太受制于自我所定的清規戒律,反而妨礙于自我的生存和發(fā)展,則一切都只是空中樓閣,一切都是虛妄的。如果,所謂的一切原則、條規,僅僅是自己無(wú)能的借口,那就更加只能證明自己的虛偽和軟弱,什么也是無(wú)意義的。

    我想我畢竟在漸漸明白一個(gè)真理:這個(gè)世界上,你最大的敵人其實(shí)是你自己;沒(méi)有什么不可能超越,只有超越自己是最艱難的。

    我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克服自己的虛榮、驕傲、自私……需要克服的還很多。這是一條非常遙遠而漫長(cháng)的道路,沒(méi)有人能陪我同行,我要追趕的只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一句話(huà):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。

    我想將這句話(huà)寫(xiě)成一個(gè)字幅,置于床頭,做為自己終生的警鐘,不斷敲擊自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