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工趣談
母親一生中的八個(gè)謊言
發(fā)布日期:2009-12-09 閱讀次數:252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'content',16)">大

    兒時(shí),家很窮,吃飯時(shí),飯常常不夠吃,母親就把自己碗里的飯分給我們五個(gè)兄弟姐妹吃,自己蹲在柴倉里偷偷喝著(zhù)冷、餿飯湯。卻對我們說(shuō),快吃吧,我不餓!——母親撒的第一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記得到男孩長(cháng)身體的時(shí)候。夏日里雨水多農村河溝里有很多魚(yú)可以撈來(lái)補鈣。魚(yú)很好吃,魚(yú)湯也很鮮。我們吃魚(yú)的時(shí)候,母親就在一旁啃魚(yú)骨頭,用舌頭舔魚(yú)骨頭上的肉漬。我們心疼媽媽?zhuān)桶炎约和肜锏聂~(yú)夾到母親碗里,請母親吃魚(yú)。母親不吃,母親又用筷子把魚(yú)夾回我們的碗里。母親說(shuō),快吃吧,我不愛(ài)吃魚(yú)!——母親撒的第二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我上初中了,為了繳夠我和哥哥妹妹的學(xué)費。農村大忙正是南方的“三伏天”驕陽(yáng)似火。又恰逢“文革”農村時(shí)興“雙季稻”、“三季稻”產(chǎn)量“過(guò)長(cháng)江、超綱要”,不分白晝黑夜媽媽和男勞力一樣“戰天斗地”,為的就是多掙幾個(gè)工分(1-2毛錢(qián))。我半夜過(guò)后醒來(lái),總能看到母親還躬著(zhù)身子在油燈下縫補漿洗,或者在吱吱嘎嘎地紡棉紗(為手工社加工掙錢(qián))。我對媽媽說(shuō),睡吧,媽媽?zhuān)髟缒€要下田干活呢。母親笑笑說(shuō),孩子,快睡吧,我不困!——母親撒的第三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母親沒(méi)念過(guò)書(shū),卻懂得學(xué)文化掌握文化的重要。六三年夏天父親因公逝世,我們兄弟姐妹四人在我父親因公逝世后學(xué)業(yè)一刻也沒(méi)中斷。從公社、大隊、生產(chǎn)隊三級領(lǐng)導都理解我母親的含辛茹苦,都曾準備幫助我們給一些合理的照顧??擅糠甏藭r(shí)母親都會(huì )說(shuō),我家老大是國家干部在外掙工資,我們家有錢(qián),去幫助那些真正困難的人家吧。其實(shí)倔強的母親背后和我們說(shuō),等今后你們出息了,盡管揚眉吐氣!不會(huì )有人指戳你們的脊梁骨,說(shuō)你們是靠救濟照顧生存下來(lái)的。--這是母親撒的第四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父親因公逝世之后,母親又當爹又當娘,靠年終那點(diǎn)微薄收入含辛茹苦拉扯著(zhù)幾個(gè)孩子,供他們念書(shū),日子過(guò)得苦不堪言。有好幾個(gè)男人大事小事就找岔過(guò)來(lái)打個(gè)幫手,挑挑水,碾碾米,自留地干干活來(lái)幫補家里,人非草木,孰能無(wú)情。左鄰右舍對此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,都勸母親再嫁,何必苦了自己。然而母親在父親去世后卻四十四年守身如玉,始終不嫁,別人再勸,母親也斷然不聽(tīng),母親說(shuō),我不愛(ài)!——母親撒的第五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八十年代,我們先后成家立業(yè)了。特別是我,在部隊提了干部,在城市安了家。六十幾歲的母親還在鄉下紡織廠(chǎng)托兒所工作(大家都喜歡我母親人勤快、無(wú)論干部還是普工的幼兒她都喜歡,一生她都鐘情于孩子,不讓她退休)維持生活。我們常常寄錢(qián)回來(lái)補貼母親,母親堅決不要,并將錢(qián)退了回去。母親說(shuō),我有錢(qián)!——母親撒的第六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部隊轉業(yè)我回到了這個(gè)城市,離家近了,心里卻總覺(jué)得虧欠母親太多,常常牽掛著(zhù)鄉下的老媽媽?zhuān)瑦?ài)人也多次囑咐我接母親來(lái)城里享享清福,卻被老人回絕了。母親說(shuō),我不習慣!——母親撒的第七個(gè)謊。 
     晚年,媽媽愈來(lái)愈孤單,愈來(lái)愈沉默寡言。每次回家看她老人家時(shí),總看到她一個(gè)人蜷坐在大門(mén)藤椅上,呆呆地遙望著(zhù)大路口(每當我腦海里浮現這張永不褪色的畫(huà)面時(shí),我都會(huì )熱淚盈眶、默默哭泣)。再后來(lái),媽媽的記憶開(kāi)始衰退并有些癡呆,甚至分不清親朋好友、左鄰右舍了。但30幾個(gè)兒孫子媳她都能辨清(特別對遠在太原的長(cháng)孫、長(cháng)孫女,雖然幾年不見(jiàn),還說(shuō)異鄉話(huà),她能分出哪是大孫子哪是大孫女);母親去世后在清理遺物時(shí)發(fā)現老家房產(chǎn)的房產(chǎn)證戶(hù)主竟然是我!——母親撒的第八個(gè)謊。也是她一生中撒的最大的謊!就連我們這些她十月懷胎生的、養的,自以為了解她的嫡親骨肉也隨著(zhù)她那不朽的“人生謊言”,深深地墜入緬懷中。
     媽媽?zhuān)覟閾碛心@位愛(ài)說(shuō)“謊言”的母親而驕傲--您太偉大了!讓我們來(lái)生再做母子吧??!